腐书网 > 云说仙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会武第一场
    待她走后,旁边的洛敏风揶揄地碰了碰他胳膊,说:“可以啊,云~~师~~兄~~,人家也要你扶嘛,来啊!”

    旁人被洛敏风这样捉狭的一弄,皆是哄然大笑出声,云是更是被笑得脸色变成了猪肝。www.fushuxs.com 腐书网

    云炽看着那女子娉娉婷婷地从身旁走过,明明是一张纯洁年轻的脸,却喜着红衣,着实有一种强烈对比后的惊艳。不过云炽认为,天下着绯衣最好看,还是洛雪。流云峰不似其他宗门弟子一样天天白。红衣,可是流云朱雀峰的特立独行的标志。

    这个小插曲也没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到目前为止,该来的都来了,他们的接待工作也该结束了。明天,便是抽签决定对战的日子了。

    这一天,是四派会武盛会的开始,云炽他们这些参赛弟子一早已列位场上等候。

    四派会武,参与的弟子筑基阶段四大派共100名,加中小各派的12名和散修联盟的8名,共120名弟子参与。同理,金丹一样共120名。第一轮采取一对一淘汰制度,剩下的60名弟子第二轮还是一对一淘汰制,剩下30名弟子分成甲乙丙丁4组,甲乙组共8人,丙丁组7人,采用积分制度比试,每组前5名的弟子取得进入封云台的资格。

    进入封云台的人选选定了后,为了促进各个弟子相互进步,四派又共同准备了1-20名弟子的法宝奖励,所以这20名弟子还需再进行一对一淘汰比试,进行个人排名。

    所以,想走到最后的弟子,每个人至少要比十多场以上,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对个人的极限挑战。

    抽签一开始,有些忐忑的弟子就已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抽中一些难缠的对手,比如站在那边的看起来很难对付的归墟宗的那几位。

    云炽他们不知道,由于青云道君的任性炫耀,四派会武还没开始,他们几个已变成本次会武各弟子间的焦点。此时他们站在一起,相互讨论着自己抽到的对手。

    莫乔伊兴奋地说到:“师叔师叔,你抽中了谁啊,我抽中了一个和我一样,筑基初期的天机门弟子。”

    他们几人当中,云是修为最高,已是筑基上层的修为,云炽和洛敏峰相当,已是筑基中层顶峰,洛雪次之,刚刚晋升筑基中层,莫乔伊由于之前筋脉受损,修为一度被拉下,现在才筑基下层。

    云炽淡淡地说:“我抽中了一个筑基上层的嵛光宗弟子。”

    什么,众人都略略有些担心。一上来抽中的就是修为比自己高的人,云炽的运气却是不怎么好。

    云炽摇了摇头,说:“不用担心。”

    说完,就自顾自地走了。本来,这抽签就是随机的,筑基下层都有可能抽中上层,这里不会因为你修为低就给你方便,这是一个凭实力争取的平台,自己要做到的就是全力以赴。

    上午抽签,下午开始正式比武。很不巧,云炽的比试便是在下午的第一场。

    传闻归墟宗有两个神女,一个如朝阳般温暖和熙,一个如月华般清冷孤傲,她们便是归墟宗流云峰洛雪和归墟宗渺闻峰云炽。这几年宗门弟子口口相传,现在,在四派会武里,她们的名头在各派也传开了。

    “归墟宗云炽,嵛光宗叶李令,请上台。”台上裁决长老对下喊到。

    云炽轻轻地飘落于台上。

    她甫一上台,台下便响起了一片抽气声。随着年岁的增加,她现在也还是一个15、16岁左右的少女的模样,如雪般的肌肤加上眼里的平静与疏离,真真如皎月当空。美,但是又冷又遥不可及。

    底下女修甲叹谓了一声,说:“之前听说了这云炽归墟宗神女的名号,便以为是什么空有外表的花瓶,现如今看来,纵使她是花瓶,她也是最漂亮的花瓶。”

    女修乙说:“是啊,我一个女修,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真的太美了。而且我听说,好看的不止她一人,她还有一个兄长,是当今归墟宗宗主的得意弟子,也是人中之龙呢。”

    女修甲用手碰了碰她,说:“诶,你说的,是不是那位。”

    她向着她手势的方向一看,果然,一个有着青松般挺拔身姿的俊朗男子正在台下观望着,容貌和云炽有着几分相似。

    女修乙兴奋地说:“是啦是啦,哦,我的天啊,真是太好看了,我要是能嫁给他,一定幸福死了。”

    旁边的男修听到她们的谈话,一边暗斥她们是花痴,一边又对着云炽的容颜做着捧心的模样,心里哀嚎到:“要是能娶到她,不不不,能一亲芳泽,也死而无憾了。”

    而不远处,一个着绯衣的女孩,也看着云是,露出了羞涩的神色。

    台上,叶李令一上来,便向云炽一揖,说:“云道友,有礼了。师弟夏知源让我代他向云道友问好,感谢云道友十年前离洲源上的救命之恩。”

    云炽一怔,想起了被困离洲源上时那个怯怯懦懦的修士,便问到:“叶师兄不用客气,夏师兄最近可好?”

    叶李令叹了一声,说:“不好。当年他经脉全断了,若不是峰主慈悲用重药为他医治,他只怕已身消道陨。好不容易医治好了,但到底留下了隐患,现在修炼起来也比往常慢了很多,连四灵根的弟子都不如了。哎!”

    竟是如此,当年云炽意外跌下异空,回来后也没再打听其他人的情况,想不到这夏知源竟遭受了这些。这就是修仙的生涯啊,一不小心,便会遭遇不测。

    叹了一声,云炽说:“无论怎样,人总要活着才有希望。”

    叶李令听了,也说:“是啊,夏师弟也是这样说的,所以他特别感激云道友,嘱咐我一定要来和你说一声谢谢。”

    云炽说:“夏师兄太客气了,修仙正道本是同源,互相帮助是应当,况且,当时我也是为了保存自己,请他不必再放在心上。”说完,不再多说,双剑轻轻一划,摆了起手式,说:“叶师兄,请了。”

    这是要正式开始比试了,叶李令也祭出了寒山双钺,说一声:“云道友,请!”

    惯例由修为低的对手出手,云炽一出手,便如凤起于林,灵秀而带着上古的凌厉。叶李令忙起手回招。

    台下观望之人看着他们在台上时而飞纵,时而交缠,时而突闪,快得只剩下影子,看得人眼花缭乱。数千招之后,谁也想不到,云炽赢了!

    叶李令的一只钺从半空掉了下来,跟着人也落了下来,捂着右臂,连连后退,而他的喉咙,正被云炽的剑尖指着。

    他一叹,说:“我输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ushuxs.com。腐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ushu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