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网 > 你为何召唤我 > 从阴影中降临 475.逞强
    白亦的心里虽说是在对小萝莉珊塔的误解进行吐槽,可嘴上的话倒是带了点逗弄的意思,回答道:“那当然是因为她没有你们可爱咯。www.fuSHuxs.com腐书网”

    “吓~”珊塔的小脸顿时有些红,连忙说道:“你这个大坏蛋别想用花言巧语麻痹我们!”说罢,便看向对面一直有点弱气的安娜,安娜被她一瞪,连忙跟着点了点头。

    实际上嘛,这小家伙因为一直跟着诺塔生活,而诺塔本来就是白亦第一批的迷妹脑残粉,平日里自然说很多白亦的好话,她听得久了,也就听了进去,对白亦的看法已经是大为改观了。

    而珊塔那边的话,则似乎是因为蕾迪茜雅最近表现得有些奇怪的原因,没和她提起太多白亦的事,甚至两人之间都很少说话了,虽然她还是一样像她真正的姐姐那般照顾她,用自己的温柔安抚她内心的不安,可最近这段时间她自己的内心似乎也充斥着疑惑,敏锐的珊塔发现了这一点,一直很着急,可不管怎么怎么卖萌,怎么安慰这个新认识的姐姐,甚至连自己珍爱的铃铛耳环都打算送给她,结果对方的忧虑却没有半点减少。

    焦急却无从下手的珊塔找上了安娜商量,安娜思考了半天,自己也拿不准主意,这便响起平日里诺塔吹嘘白亦的话:“导师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即使我已经是这样的努力,可连仰望他的背影都很勉强,更不要说和导师相比了。”

    这是当时安娜询问诺塔她和白亦谁比较厉害时,诺塔便是这样回答她的。

    安娜对于两人的实力差距并没有太直观的概念,她只知道诺塔姐很强,比自己厉害多了,而那个大坏蛋...老实说,她至今都对他的实力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觉得模模糊糊的,这才问出了这样一个蠢得可爱的问题来。

    毕竟当差距太过巨大时,连差距本身都会变成很难看清的距离...不过安娜倒是记住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个评价,这便提议过来找白亦商量。

    她们一大早先去敲白亦家的门,安娜废了半天劲,才在安娜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小手握成可爱的小拳头,敲了敲白亦的门。

    结果两个小家伙在门口担心了半天,计划着大坏蛋冲出来又用绳子捆她俩该怎么反抗?可商量了半天,却不见半点动静。

    这时,变身成少女模样,准备去开早课的莫德雷德路过了这里,她先是好好把玩了一番两个小萝莉,才告诉二人她爸爸今天应该在办公室。

    于是两个小家伙只好再一次鼓起勇气前往教学区,因为那里陌生人很多,又有很多学生,两个小家伙怕生,之前一直不敢靠近,这一次没办法了,只能借助大学校园里良好的绿化覆盖,在灌木丛和树间穿梭着靠近白亦的办公室。

    所幸的是,大学的早晨比较忙碌,学生们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院长又多了两头精美的收藏品,两人顺利的瞒过了众人视线,靠近了白亦的办公室。

    结果此时白亦刚好在里面会见制杖萝莉,接着便领着她一同参观校园,至于门外两个小家伙,虽然一早就发现了,不过这会还没空去搭理。

    珊塔和安娜没办法,只好一直偷偷的跟着白亦,躲在树上看见两人交流,看着白亦递蛋糕给对面的萝莉,珊塔的小脸顿时鼓了起来,嘟囔道:“哼!这大坏蛋从来没对我那么温柔过...”

    “呜...其实,也是有的吧?至少在原来世界的时候...”安娜在旁边小声的替白亦辩解着,不过珊塔似乎没听见?

    再后来,自然就是白亦送走制杖萝莉,捡起这两个小家伙的事了。

    “所以说,你们是担心蕾迪茜雅吗?”白亦抱着两个小萝莉,找了个人迹罕至的花园,坐到了长椅上,再把两头萝莉放在自己大腿上,又变魔术一般的摸出两块蛋糕,递给两人。

    “那...大坏蛋,你有办法帮助茜雅姐吗?”珊塔一边舔着蛋糕上的奶油,一边问道。

    “先谢谢你们的关心。”白亦说着,身上替她擦去脸颊上沾着的奶油,又继续说道:“这事其实我一早就知道,只是想不到办法处理,只是不知道是谁告诉她这件事的。”

    之前蕾迪茜雅一直被蒙在鼓里,可这种外面贵族都能打听到的事,她作为一位正牌圣女,又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听不到?在得知大伙一同建立并为之努力的大学以及自己敬爱的希望先生要和曾经自己的归属,自己的信仰所在交战时,她的心情自然变得十分复杂。

    她第一时间想要找自己的导师,也就是传教士圣徒约尔商量,结果此时的传教士刚好因为之前的猥琐行为被白亦送回虚空反省了,整个神学院都是她在代为管理,找不到人...

    而其他的姐妹,乃至刚认识的妹妹珊塔,她又不愿意告诉她们这些事,不想让她们因为自己的烦恼而担忧,这便把事情闷在了自己的心里,把自己搞得闷闷不乐。

    两个小萝莉吃完蛋糕,白亦也差不多讲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便问道:“你们看,这种事很麻烦吧?”

    “呜...果然,好麻烦的样子。”安娜小声回应着,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珊塔,她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摇了摇头。

    “连大坏蛋你都想不到办法吗?”珊塔问道,“你已经是我知道的最厉害的家伙了...”

    白亦摸了摸她的头,苦笑着叹道:“我并非真的无所不能啊,作为圣诞老人的你,应该能体会到这一点吧?”

    “一定要开战吗?”安娜在旁边小声的问道。

    白亦点了点头,又摸了摸她的头,再摊开双手,指向四周:“这是一场关乎生存的战斗,敌人想要毁灭我,毁灭蕾迪茜雅,毁灭诺塔,毁灭这周围的一切,这是无可避免的。”

    “看来是比你更坏的坏蛋呢...”珊塔说着,小嘴嘟了起来,“总之,我不允许他们伤害茜雅姐,大坏蛋,这次就让我帮你一次吧!”

    “嗯...我也是,我也要帮忙。”安娜也连忙说道。

    “这样吗?觉悟倒是还不错...”白亦感慨道,突然话锋一转,“那么想要帮忙的话,先卖个萌来看看?”

    “诶?!这有什么关系吗?”珊塔很是惊讶的问道。

    倒是安娜,或许是从诺塔那边听说了点什么,连忙主动的往白亦身边蹭了蹭,双手冲着白亦摊开,满脸都是弱气可怜的表情,娇滴滴的说道:“抱~抱抱~是这样吗?”

    白亦眉开眼笑的抱起这可爱的小家伙,叹道:“果然还是安娜更可爱一些吧?”

    一边的珊塔听见他这么说,连忙不服输的也蹭过来一点,也朝他伸出双手,有些犹豫的说道:“蹭...蹭蹭...”

    白亦赶快把面甲凑了过去,珊塔便学着从其他女孩那边学来的花样,用软软圆圆的脸蛋在他面甲上蹭了蹭。

    “呜...凉凉的。”蹭完之后的珊塔顿时有点脸红,低声感慨了一句。

    “那...这样能帮到什么忙吗?”安娜也在蹭了蹭白亦的面甲后,满怀期待的问道。

    “嗯嗯,帮大忙了!”白亦站起身来,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又从怀里摸出来糖果,递到两个小家伙手中,朗声说道:“这样一来,我就有干劲了,也该去找找蕾迪茜雅了。”

    虽说卖萌并不能解决实质性的问题,但却能很好的改善白亦的精神状态,让他能够正视这个一直被他搁置,并且还试图推给缇斯嘉尔的难题。

    片刻后,他来到神学院的教学楼,敲响了蕾迪茜雅办公室的门。

    “是希望先生吗?请进吧。”蕾迪茜雅的身影从里面软软的飘出来,听起来就很没精神的样子。

    白亦推门进去,发现这位从认识那天起,似乎就一直乐观开朗的小村姑,此时却露出了让人心碎的憔悴,她身上依旧是那身比起防护更显情趣的圣女盔甲,可是远不如平日里看上去那般英姿飒爽又妩媚撩人了,此时她的眼眶有点红,嘴唇也有些微微发白,眼睛里甚至还带着血丝,看起来就知道已经好久没好好休息过了。

    她知道消息的时间,比白亦预想的更早。

    可即使外表已经如此明显的憔悴,她却依旧强行挤出一抹笑容,像是想让白亦安心一般,提起了另一个话题:“希望先生,约尔导师又被您关起来了吗?这段时间学院的事情好多,我一个人都有些忙不过来了,他大概又对哪个女孩子说些奇怪的话了吧?请您不要介意,他一向是这样的,只敢说说,不会付诸行动的。”

    自己都这样了,却忙着给传教士求情吗?白亦看着这位善良的小村姑,心头说不出的难受,踱步到了她身边,伸手抚摸着她的头,柔声说道:“其实,这主要是因为我是不放心他,觉得他应该不能好好的安慰你。”

    “没关系的,不用担心我。”蕾迪茜雅勉强的笑着,低声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ushuxs.com。腐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ushu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