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网 > 绿帽哀歌:女友出轨日 > 章节目录 大结局
    看着大厅里前所未见的淫糜一幕,白晓飞心里有着莫名的刺激和……忐忑。

    他挣扎良久,最终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大厅。

    既然事情已经做完了,他又何必在这里呢?何况家里还有两个怀孕的女人,在等着他……

    走出大厅,白晓飞没有找到孙雨泽,只是有人带信给他,说孙雨泽和张茹芸在一起,让他放心回家就好。

    白晓飞再次有了孙雨泽的消息,是第二天早晨,孙雨泽兴奋的告诉他,袁晓芸已经回到了他身边,和他在一起呢。

    孙雨泽本来说带着袁晓芸来找他,但白晓飞尴尬昨天的事情,拒绝了。

    随后孙雨泽告诉白晓飞,张茹芸要求他带着袁晓芸先去其他地方躲一躲,躲过这阵风头。孙雨泽同意了,所以他决定今天上午就带着晓芸去游览祖国的大江南北,行程并不固定,他会有机会就给白晓飞打电话汇报情况的。

    白晓飞也笑着说好,让孙雨泽和袁晓芸趁此机会修复一下关系,开阔一下胸怀,转换一下心情。

    白晓飞也问了张茹芸是如何做到把袁晓芸救出来的,但孙雨泽也不清楚。

    白晓飞不知道孙雨泽是不是和张茹芸又达成了什么协议有口难言还是真的不知道,但这件事就这样的过去了。

    直到后来通过网络白晓飞才知道,那一晚派对结束后,似乎有个外国记者跟踪着那个叫瓜哥的公子哥。期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冲突,反正是那个外国记者死了,中海市警察局的局长帮忙平息了事件。

    但很快这件事就被捅爆了出来,那个警察局长不但被抓,幕后指使警察局长的,那个公子哥的母亲也面临着起诉,倒是那个公子哥却提前返回了M国,没有什么事情。

    事件后来的发展完全出乎白晓飞的意料,不说那个警察局长和那个公子哥的母亲之间那不清不楚的关系,连中海市的市长,也就是侯果真正的后台,公子哥的父亲,也因为数项罪名而被起诉。

    都说墙倒众人推,侯果失去了后台,他和他的父亲很快也因得罪人过多而被送进了监狱。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总之,孙雨泽和袁晓芸的事情似乎就这么结束了,而不久后,白晓飞也收到了孙雨泽和袁晓芸要结婚的意愿,婚纱都在筹备中。

    当然,假如没有孙雨泽再次提起的,那个关于一起享有他现在的女友,未来的妻子袁晓芸的请求的话……

    ……

    时间飞快流逝,两个月后

    中海市妇幼医院

    “晓飞,丽丽生了没有?”

    “还没有呢!现在刚进产房!”

    白晓飞在手术室外,踱着脚步,对着电话那头的孙雨泽道。

    “哦,那也快了,再过一会你就要当爸爸了,我这里先恭喜你了!”孙雨泽道。

    “同喜,同喜,等孩子生出来,让他认你当干爹,你也就当爸爸了!”白晓飞呵呵笑道。

    “真的?那咱们可是说好了!”电话那边传来孙雨泽惊喜的声音。

    “自然,不说我这儿了,你和晓芸的蜜月度的怎么样了?”

    “转的差不多了,我们打算下个星期回去!去看我那宝贝干女儿!”

    “你怎么知道是个女儿?我们可没问过医生!”

    “嘿嘿,我喜欢女孩!好了,就先这样,你忙着,晓芸叫我有点事,我先挂了,等丽丽生了给我个电话!”

    “好,回来咱们再电话联系……”

    白晓飞挂了电话,看着手术室里不断传来的痛苦的嚎叫声,心里也揪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在原地来回踱步。

    “臭小子,别老在我眼前转来转去,转的我眼晕!”这时坐在走廊椅子上的一个男人道。

    “是啊,晓飞,来坐下等!现在不比我生你那会儿,刨妇产也很快的!”男人旁边一个老妇人道。

    “知道了,爸,妈!我就是有些紧张!”白晓飞苦笑着道。

    “伯父,伯母好!”白晓飞话音刚落,一个人影蹿到他身边,对着他的爸妈道。

    “辉子啊,好久没见了!”白晓飞的母亲道。

    白晓飞转头一看,却是他的好朋友,人称情圣的王辉!

    “你小子最近一直没见踪影,怎么今天跑出来了?”白晓飞诧异道。

    “这不弟妹快生了嘛,我过来看看,顺便占下一个干爹的位置!”王辉嬉笑着说。

    “不好意思,你来晚了,这个干爹已经有人占下了!”白晓飞不客气的道。

    “啊?不会吧!”王辉一脸沮丧的道,不过转瞬又变脸嬉笑道:“没关系,当个二干爹也行!”

    “我看你是二的吧……”白晓飞无语!

    “切,不管二不二,是个干爹就行!对了,给你介绍一个人!”王辉说着,对着不远处走来的一个人招手道:“娜娜,这边!”

    白晓飞扭过头去一看,顿时差点吓尿,来的那个女人他不但认识,而且还进行过负距离的亲密交流,却是他利用王辉教他微信泡妹子的招式泡到的第一个美眉——郑娜!

    他和郑娜保持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关系,后来就因为陈灵珊关系,渐渐的断了联系,却没想到此刻在这种场所见面!

    王辉叫郑娜这么亲密,再以王辉那见了女人挪不动脚的性格,难道……

    白晓飞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

    那边的郑娜手里拿着一个病历带,听到王辉的呼喊,转过头来往这边走,很快她也看到了白晓飞。

    在看到白晓飞的瞬间,郑娜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慌乱,她的身体顿了一下,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脸色平静的走到了王辉身边,眼神掠过白晓飞,是陌生而淡然的目光。

    “晓飞,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妻郑娜,娜娜,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好兄弟,白晓飞!”王辉毫不知情的热情的介绍着。

    “你好!我叫郑娜!”郑娜闻言,神色如常的看向白晓飞道。

    虽然郑娜极力表现的平淡,但白晓飞依然从她眸子深处看到了几分慌乱,显然害怕白晓飞当众揭穿二人曾经的关系。

    白晓飞当然不会揭穿,他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郑娜也正是看穿这点,所以才能表现的如此平淡,但白晓飞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啊……

    “嫂子,你好!”平淡的和郑娜打了声招呼,白晓飞把王辉拉到一边道:“行啊,你小子怎么转性了?居然和一个女人订婚了!难道咱们的大情圣要退出江湖了?”

    白晓飞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所以郑娜也听的见,这样是为了不让郑娜多想他会跟王辉说什么让她担心的事。

    王辉看了一眼郑娜,呵呵装傻道:“在适当的时候遇到对的人,自然是不能放过了,再说我也老大不小了,家里面催的紧!”

    “后面的才是真话吧!”白晓飞嗤笑道。

    “切!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而且我和娜娜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就差个婚礼而已!”

    “靠,来真的?”白晓飞惊呼!

    “自然!”王辉得意一笑,不过随后脸色一边道:“咱们别聊了,我干女儿貌似出来了!”

    “靠,你怎么也说是女儿?”白晓飞骂了一句,转身往产房跑。

    ……

    ……

    “哇,小丫头长的真像丽丽,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女!”陈灵珊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一边逗弄一边道。

    “你这肚子也不小了,别老抱着孩子,再累到怎么办?”脸上仿佛笑开了花一般,满是母爱光辉的杨丽丽劝慰着陈灵珊道。

    “没事,让我多抱会儿,整天坐着,身体都快生锈了!”陈灵珊摇晃着襁褓里的孩子道。

    “嗯,也是……唉!”杨丽丽叹了口气,她莫名想到了陈灵珊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余帅,假如余帅还在这里,就可以陪着灵珊多出去转转,运动运动了。

    余帅的判决在前几天下来了,有期徒刑15年,算是极其轻的判决了,这多赖白晓飞多方面的奔走和律师的努力才达成了这个结果。

    不过十五年,一个人大好的青春也就荒废过去了!

    想到这些,杨丽丽心头莫名有些伤感,她看了看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老公,道:“晓飞,不如你有时间就陪陪灵珊出去转转,活动一下身体吧,老余……唉,活动一下身体对孕妇和孩子都比较好一些……”

    陈灵珊闻言一愣,脸上莫名一红,随即立刻拒绝道:“不……不用麻烦了!我妈妈有陪我一起出去转的!”

    “阿姨年纪也不小了,带着你出去转也不安全,就让晓飞帮一下忙吧,他不是你怀里孩子的干爹嘛,照顾一下你们母子俩也是应该的……”

    白晓飞看着眼前两个充满母爱光辉的美妇人,一时有些恍惚,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有着所不出的苦涩。

    他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妻子,却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他突然想起老大陈涛说过的那句话:“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有些秘密无伤大雅,有些秘密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知道,因为它的影响力可能是无限大!当秘密曝光的那一天,很有可能……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哪怕是生活在一起的枕边人,每天朝夕相处,以为可以足够了解对方,相互坦诚,可谁又能够保证他们没有自己的秘密呢?”

    妻子不让他知道的秘密是什么?

    是孩子的……父亲吗?

    白晓飞从来没有觉得如此讽刺过,在他在外面和陈灵珊、和郑娜,和其他女人风花雪月的时候,自己的妻子,自己怀孕的妻子,却再和别的男人媾和,甚至于连孩子都不是他的……

    的确,在一起生活这么久,白晓飞从来没有发觉妻子的另一面,这一切也本来天衣无缝,假如没有孩子的话……

    孩子很像他的妻子,却丝毫不像他!

    这本来没有什么,孩子像母亲这也不是什么太特别另类的地方,白晓飞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

    如果不是他看到孩子腋下那块小小的胎记的话,一切都正常有序的继续下去!

    但事实没有如果!

    孩子腋下的胎记再如何的隐蔽,他还是看到了!

    巧合的是,他知道同样拥有如此隐蔽胎记的一个男人——王辉!

    当这个猜想出来在脑海中的时候,白晓飞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的!

    他最好的朋友,怎么会和他的妻子……

    然而上午取来的DNA检测结果告诉他——事实就是如此冷酷!

    可笑的是,王辉即将迎娶的妻子郑娜,却是他玩的不玩的地下情人……这算不算一报还一报?

    白晓飞心里惨笑,他悲哀、悲痛,却又无可奈何……他见过太多的前例,可也因为见过,他不知如何抉择……

    “晓飞……晓飞……”

    白晓飞抬起头,恍惚的看着温婉可人的妻子,有些神思不属的道:“怎么了?”

    “灵珊累了,你送她回楼上吧!”

    “不用麻烦了,就这么点距离!”陈灵珊婉拒道。

    “别看不远,上下楼最危险了,让他送送吧!”

    白晓飞被叫着起来,搀着陈灵珊缓缓走出门外。在踏出门的那一刻,他回头看见一脸欣喜慈爱的妻子开心的逗弄着孩子,脸上突然嗤笑一声,心里默默的道:“还好,是个女孩……”

    (全书完)

    后记

    十七年后

    “不要……不要摸那里,我……”我低声的哀求着,可是在我面前的那个男人却丝毫没有停止动作。

    “没有关系的,囡囡,爸爸只是看一看。你的下面好可爱,你看,它开始流水了,太迷人了,爸爸会好好疼它的。”

    男人不但没有停下动作,我的躲闪似乎更加刺激了男人的**,他似乎并不急于脱去我的内裤,只是低下头,隔着内裤去吻着我的私处,有滋有味的舔着渗出的淫液,但我已经禁受不住了,已经尝到过男女之乐的我的身体在男人的挑逗下,淫水不断的淌出。

    我羞的浑身发热,香汗淋漓,但是不听话的身子,却使我无可奈何。我只能满面羞红的紧闭双眼,只得听任眼前这个男人的玩弄。

    这个男人叫白晓飞,是我的爸爸,也不是我的爸爸……说是我的爸爸,是因为我从小被他养大,说不是我的爸爸,因为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是他的妻子,也是我的妈妈与其他男人偷情而生出来的……

    在爸爸觉得玩弄的差不多了,便褪去我那已满是汗液、淫液,以及爸爸的唾液,已经湿乎乎的内裤。

    我雪白的身子已彻底的裸露在爸爸面前,羞的我快无地自容了,难为情的用手遮住私处。

    爸爸笑着把手放到我手上,轻轻的按着,然后抓起我的手,深情的吻着,吮吸着手指上的淫液。

    就这样我的手被爸爸移开了,露出了我鲜嫩湿红的私处。

    很快我感觉到爸爸用嘴吸住了我的嫩唇,含着我的花蒂,随后用湿热的舌头灵巧的分开大小花唇,像肉刷子一样不住舔吸着的私处的内壁。

    我开始感到刚才还骚痒难忍的私处,变的好充实,好舒爽。一股越来越强的快感通过爸爸的舌头传递到私处,再由私处传递到大脑,进而传遍全身,我觉得好美,一种难以言语的舒畅。

    我已忘记了害羞,情不自禁的用手揉搓着我的乳房,呻吟声也大了许多。而泊泊的**更是不停的涌出,全都被爸爸吞进了嘴里。

    突然我感到私处一阵的空虚,睁眼一看,原来爸爸已经站了起来,微笑的看着我,正在脱着衣服。

    爸爸的动作很快,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一丝不挂了。

    虽然和爸爸这样的经历不是第一次,但每次我都感到非常的害羞,紧张。尤其是爸爸两腿间晃动着的那条黑红色的、像征着男人雄性徽记的巨物,让我觉得特别的难为情,更让我感到一丝慌乱,一种压迫,呼吸也急促起来。

    爸爸重新上床,分开我的大腿,用巨物抵住我的桃源洞口,便要迫不及待的插进去。

    我满脸羞红,小声央求着:“不要,爸爸……不要嘛,你的……那个……好烫!”

    “哦,乖女儿,你真的不要吗?”爸爸说着,用他硕大的巨物头部不断摩擦着我私处的花唇,顿时股股触电般的酸麻从私处传到了大脑,同时与之而来的是私处内那让人发狂的空虚与瘙痒。

    “爸爸,你好坏……”我无法应对,只好闭上眼睛。

    随后我便感觉到一股火热进入了我的私处,私处内立时感到一阵充实,通体舒畅,不禁叫出声来。

    爸爸看见我的表现,不禁笑了笑,随后便大起大落的插了起来。

    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使劲的把屁股向上顶着,让爸爸的巨物更深的插入,获得更大的快感。

    爸爸的下身每次都是全根插入,卵蛋打在我的屁股上“叭叭”作响,每一次都顶到我的子宫,动作由慢到快。

    我尽力的迎合着爸爸,乳房也随着身子的起伏,剧烈的摆动着,煞是好看,不一会我就热汗直流了,而子宫被顶的又酥又麻,好像快要融化了。

    我沉醉在巨大的快感中,开始还是低声的呻吟,但很快就不由的叫出声来:“啊……啊……好爸爸……插得……女儿……好美!啊……不要停!再用力!啊……小B……要化了……”

    我嘴里狂乱的呻吟着,身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无穷的快感涌上心头,随即一股阴精从子宫喷射而出……我高潮了!

    爸爸感觉到了我的高潮,停下动作,好笑着说:“乖女儿,你不是说不要吗?怎么现在这么敏感?”

    我羞的无地自容!

    “好了,我的乖女儿,来,咱们换个姿势,你坐上来!”

    爸爸让我坐起来,但害羞的我根本没有动,爸爸没办法,只好劝解道:“别害羞了,快开始吧,爸爸等不及了。”

    听了爸爸的话,我只好爬起来,背对着他,坐到他的怀里,然后他扶住我的屁股,用巨物抵住我的私处,示意我坐下去。

    我用力一坐,只听“噗哧”的一声,那巨物便整根滑进了我的私处。

    爸爸轻轻的摇着我的屁股,让坚硬的龙头刮着私处的内壁,我觉得好舒服,淫液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渗着,爸爸的大腿都弄湿了。

    爸爸的大手又握住我坚挺的双峰,一松一弛的把玩着。我又感到爸爸把脸贴在我白皙光滑的背脊上,不住的蹭着,用湿热的舌尖舔着,热乎乎的口水沾满了我的脊背。

    爸爸开始抱着我的细腰,一上一下的动作了。

    那硬硬的足有一尺长的巨物在紧紧的私处里快速的起落着,柔嫩的子宫被硕大的龙头顶得又痛又麻。巨大的快感让我难以自制,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最后还是情不自禁的娇哼起来。

    鼓胀的乳房也随着身子上下晃动着,失去了爸爸的抚摸,它也变得越发难受起来。粉红的乳头也开始变大变硬,而且非常的酸痒难耐。

    我粉舌微吐,抓住**用力的揉撮着,配合着爸爸上下耸弄着屁股,以便让巨物更深的插入我的私处。

    动作越来越快了,幅度也越来越大,我的屁股一次又一次的被高高的抬起,又迅速的落下,爸爸的巨物此时仿佛已经成了一根烧红的铁棍,在我湿滑的私处里反覆不停的做着活塞动作,每一次都带出不少的骚水。我的小B似乎已经被烧化了,只是麻木的迎送着巨物的进出。没多久我就已经几度高潮了,可是爸爸一点没有衰竭的迹象。

    突然爸爸把节奏慢了下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好女儿,你看那。”

    我抬头一看,不禁满脸羞红 原来对面的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我和爸爸的一举一动都映在里面。

    可以清晰的看见爸爸的巨物连根的插在我的私处里,大小花唇向外翻着,露出鲜红饱涨的花蒂,整个私处都是湿漉漉的。爸爸搂着我的圆臀,而我正放浪的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好一幅淫荡的画面呀!

    爸爸又开始快速的**了,还抓过我的一只手,按住我的花蒂上。这双重的刺激让我更加眩晕了。

    我从镜子里清楚的看到粗大的巨物在我的私处里肆虐的冲击着,整个巨物都因沾满了我的淫液而变的油光发亮,看着这个庞然巨棒在我娇小的嫩B里轻松的进出,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太奇妙了!

    有几次爸爸因用力过猛,使得巨物滑了出来,我便马上乖巧的扶正巨物,一蹲屁股,巨物便立刻坐入体内。这时爸爸也总要爱怜的拍拍我的屁股,或者捏捏我的乳头作为奖赏。

    如此又过了几分钟,我和爸爸终于同时达到了巅峰,爸爸将股股灼热的晶液喷洒在我的私处内,烫的我不由自主的又达到了另一个高潮……

    可惜当时沉浸在欢乐中的我和爸爸都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门口,被推开的门缝中有一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屋子里面发生的这一切……

    过了一会儿,爸爸把我搂在怀里,一边给我擦着汗,一边笑着对我说:“小洁,你刚才的样子,好淫荡喔!爸爸好喜欢。”

    “坏爸爸,那还不都是因为你把我搞的,你还取笑人家,不理你了。”我佯装生气的转过身子。

    爸爸从我背后把手伸过来,玩弄着我的乳房,陪礼道:“好了,乖女儿,别生气了,爸爸给你陪不是了。”

    看着爸爸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如何也生不起气来。

    这就是我的爸爸,白晓飞!

    是我的爸爸,也不是我的爸爸……说是我的爸爸,是因为我从小被他养大,说不是我的爸爸,因为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是他的妻子,也是我的妈妈与其他男人偷情而生出来的……

    自从十六岁那年得知到这个真相,并被爸爸夺走第一次后,我和爸爸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伦的关系。

    尽管知道这种关系会被世人唾弃,可是我却深爱着我的爸爸,而正值青春期,初尝禁果的我更不由自主的迷恋上了与爸爸欢爱时的那种**的紧张与刺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ushuxs.com。腐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ushuxs.com